新晃操场埋尸案

编辑 锁定 讨论
2019年6月20日凌晨,湖南省新晃县公安局在新晃县某学校跑道内挖出一具遗体,摸索出一个16年前的命案。11月26日,新晃操场埋尸案(邓世平被杀案)已经彻底查清,杜少平及其同伙罗光忠被依法逮捕,并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提起公诉;该案涉及的黄炳松等19名公职人员分别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等相应党纪政务处分,其中10人因涉嫌犯罪被依法逮捕并移送审查起诉;杜少平涉恶犯罪团伙13名成员被依法逮捕并提起公诉 [1] 
12月17日至18日,湖南省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对被告人杜少平等人故意杀人案及其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进行公开审理并当庭宣判。被告人杜少平犯故意杀人等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  12月30日,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一审对新晃涉“操场埋尸案”相关公职人员渎职犯罪案公开宣判。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原政委杨军、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均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3] 
2020年1月10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杜少平等人故意杀人案及其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进行二审宣判,依法裁定驳回杜少平、罗光忠等8名被告人的上诉,全案维持原判,核准对罗光忠的死缓判决,对杜少平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4]  1月20日,湖南省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杜少平依法执行死刑。
中文名
新晃操场埋尸案
外文名
Case of burying corpses in the playground of Xinhuang No.1 Middle School
被害人
邓世平
嫌疑犯
杜少平罗光忠黄炳松
埋尸地点
新晃一中体育场
案发时间
2003年1月22日
被害发现时间
2019年6月20日

新晃操场埋尸案案件经过

编辑

新晃操场埋尸案案发背景

侦查现场 侦查现场
2003年1月22日上午8点,邓世平和往常一样去新晃一中体育场工地上班,身上仅有人民币两百元,他中午没有回家吃饭,下午也没有回家吃饭,晚上也没有回家睡觉 [5] 
同月23日,邓世平妻子急忙去工地找,没有看见人,又去亲戚朋友家找了还是没有看见人,后来邓世平儿子又到新晃一中去了解,才知道邓世平中午以后没有下过山(未离开该校体育工地施工现场) [5] 
邓世平家人称,怀化市教育局案发时还接到一封匿名信,反映新晃一中操场修建中的经济问题,这封信转到了新晃侗族自治县教育局。杜少平(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外甥)怀疑这封信是邓世平所写,所以对邓世平更加嫉恨。 [6] 

新晃操场埋尸案家属报案

同月25日,邓世平妻子谭某到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报案。 [6] 

新晃操场埋尸案发现遗骸

2019年4月,新晃县晃州镇杜少平等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涉嫌故意伤害、非法拘禁、聚众斗殴等犯罪行为。在强大的政策法律攻势下,经公安机关审讯深挖,杜少平及其团伙成员罗某某、高某某供认其杀害邓世平及埋尸的犯罪事实。 [5]  [7] 
案发现场 案发现场
6月18日9时,挖掘工作开始;6月19日18时许挖到疑似人体遗骸物,到20日0时许,尸骸被挖出来。尸骸皮肤组织已不复存在,警方从现场提取到人体头骨、四肢、躯干等骨骸以及衣物和可疑残留物。 [8] 
该块操场在被征用之前,附近有一些坟墓,后来大多已迁走,无主坟并不多。死者身上的衣服,从内至外分别是衬衣、毛衣和带纽扣的棉衣外套,与正常下葬的遗体穿着寿衣不同。衣服上的标签,尚能辨认。 [8] 
2019年6月21日,新晃县县委一位相关负责人表示,从专案组获悉,操场并不是被挖出遗骸者被害的第一案发地,而只是尸体藏匿地。案发地究竟在哪,公安机关还在进一步审讯。涉黑涉恶团伙主犯杜少平并没有完全承认自己曾谋害邓世平。疑似邓世平的遗骸系杜少平团伙成员交待,他曾于案发日晚上帮杜少平抬尸至新晃一中在建的跑道。 [9] 

新晃操场埋尸案案件处置

编辑

新晃操场埋尸案案件调查

湖南省公安厅有关负责人介绍,接到报案后,市县两级公安机关多次现场勘查、走访调查,并组织了现场模拟实验,未能获取有价值线索。也围绕杜少平等相关人员进行了重点调查,但未能发现邓世平下落,也未发现其遇害的相关证据。 [6] 
2019年4月,新晃公安局查获该县晃州镇杜少平等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涉嫌故意伤害非法拘禁聚众斗殴等犯罪行为,经审讯深挖,杜少平及其团伙成员罗某某、高某某供认其杀害邓世平及埋尸的犯罪事实。 [10] 
6月21日,根据怀化市委的要求,怀化市纪委监委、市委政法委、市公安局已分别组成专案组对该案进行调查,对历史遗留的相关线索开展排查和深挖。当地还加大宣传力度,进一步发动群众检举揭发杜少平涉黑涉恶线索。新晃县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政法机关将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依法依规将这一案件彻查清楚、查办到位。 [11] 
怀化市、新晃县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纪检监察机关将对杜少平背后的“关系网”和“保护伞”进行深挖,已有初步进展;对于查实的问题,将严格依法依规处置到位,绝不姑息。 [11] 
怀化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纪委监委专案组已经调阅了大量公安笔录、卷宗、档案等资料,与数十名有关人员进行了谈话,寻找指向邓世平被害案存在“保护伞”的证据。 [6] 

新晃操场埋尸案全力侦查

现场图片
现场图片(6张)
6月23日,经公安机关全力开展侦查,社会关注的新晃一中“操场埋尸案”取得突破性进展。“操场埋尸案”发现新线索后,湖南省副省长、公安厅长许显辉高度重视,立即派出刑侦专家组进驻新晃县开展工作,要求“坚决落实中央和省委扫黑除恶工作部署,对涉黑涉恶违法犯罪,不论历时多久,不论涉及到谁,都要深挖细查,除恶务尽,一律依法严惩,决不姑息。要给死者以告慰,给家属以抚慰,切实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和法治尊严。” [7] 
同日,怀化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经DNA检验鉴定,确认新晃一中操场挖出的尸骸为2003年失踪人员邓世平。至此,邓世平失踪案取得突破性进展,相关多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在湖南省公安厅组织指挥和怀化市委统一领导下,怀化市纪委监委、市委政法委、市公安局已由主要领导带队,并抽调精干力量加强专案组,加大审讯力度,加快案件侦办,全面收集固定证据,并对杜少平及犯罪团伙背后的“关系网”和“保护伞”进行深挖。 [7] 
同日,新晃县纪委监委已对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立案审查和监察调查 [7]  。黄炳松否认对杜少平杀害邓世平一事知情,但承认在操场建设招投标不规范、预算超标问题上负有责任 [12] 

新晃操场埋尸案审查起诉

6月30日,湖南省检察机关根漏据省检察院的指示,怀化市检察院和新晃县检察院已应要求在第一时间依法派员提前介入案件的侦查工作,了解案情,引导侦查。 [13] 
10月17日晚,该案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怀化市人民检察院向受害人家属出具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告知书”显示,该院“已收到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的杜少平、姚才林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的案件材料。” [14] 

新晃操场埋尸案挂牌督办

11月14日,全国扫黑办对督办的新晃“操场埋尸案”案件办理提出要求,抓紧推动案件查深查透、办成铁案,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彰显法律公平公正。 [15-16] 
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日前在长沙听取了湖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关于新晃“操场埋尸案”办案进展情况汇报。陈一新说,“操场埋尸案”性质极其恶劣,沉冤长达16年,全国扫黑办将该案列为督办的重大案件,办好该案对于惩治犯罪、弘扬正气,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具有标志性意义。
全国扫黑办要求,办理“操场埋尸案”要努力实现政治、法律、社会效果相统一。要集中办案力量,尊重办案规律,把握法律政策界限,做到实体和程序公正。对已查实的“保护伞”,要尽快做好起诉审判工作;对尚未查实的涉“伞”人员,要循线深挖、一查到底。 [16] 

新晃操场埋尸案案情通报

经查,2001年,怆新晃县下岗职工杜少平采取不正当手段,违规承建了新晃一中操场土建工程,并聘请罗光忠等人管理。在施工过程中,杜少平对代表校方监督工程质量和安全的邓世平产生不满,怀恨在心,于2003年1月22日伙同罗光忠将邓世平杀害,将尸体掩埋于新晃一中操场一土坑内。案发后,时任新晃一中校长黄炳松(杜少平舅舅)为掩盖杜少平的杀人犯罪事实,多方请托、拉拢腐蚀相关公职人员,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杨军(杜少平同学)等人接受请托,干扰、误导、阻挠案件调查,导致该案长期未能侦破。杜少平、罗光忠到案后,对杀害邓世平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2人均被依法逮捕,并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提起公诉。 [17] 

新晃操场埋尸案案件审理

编辑

新晃操场埋尸案一审

2019年12月17日,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在怀化市鹤城区法院开庭审理。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公告显示,此次案件有14人受审,其中被提起公诉的被告人杜少平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
17日上午9时,案件开庭审理。此次案件审理由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借用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
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罗光忠犯故意杀人罪,被告人姚才林、杨华、杨松犯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被告人江少军、王红、成珊、杨天豪犯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被告人杨澄犯寻衅滋事罪,被告人宋峙霖犯聚众斗殴罪,被告人王文、杨德勇犯非法拘禁罪,被告人张仕杰犯聚众斗殴罪。 [18] 
2020年1月6日上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被告人杜少平、罗光忠故意杀人一案。 [19] 

新晃操场埋尸案二审

一审宣判后,杜少平等8名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1月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上诉人杜少平、罗光忠故意杀人案,对该案其他上诉人和原审被告人的犯罪事实依法进行书面审理。
2020年1月10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杜少平等人故意杀人案及其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进行二审宣判,依法裁定驳回杜少平、罗光忠等8名被告人的上诉,全案维持原判,核准对罗光忠的死缓判决,对杜少平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认为,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全案审判程序合法,遂依法作出上述裁定。 [4] 

新晃操场埋尸案执行死刑

2020年1月2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桉死刑命令,湖南省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操场埋尸案”故意杀人罪犯杜少平依法执行死刑 [20] 

新晃操场埋尸案依法严惩

12月17日至18日,湖南省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对被告人杜少平等人故意杀人案及其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进行公开审理并当庭宣判。被告人杜少平犯故意杀人等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经审理查明,2001年12月,杜少平承揽了新晃侗族自治县一中400米操场土建工程,聘请被告人罗光忠等人管理。新晃一中委派总务处邓世平、姚本英(病故)二人监督工程质量。在施工过程中,杜少平因工程质量等问题与邓世平产生矛盾,对邓世平怀恨在心。2003年1月22日,杜少平伙同罗光忠在工程指挥部办公室将邓世平杀害,当晚二人将尸体掩埋于操场一土坑内,次日罗光忠指挥铲车将土坑填平。
2008年以来,以杜少平为首要分子,被告人江少军、姚才林、杨华、杨松、宋峙霖、王红、成珊、杨天豪、王文、杨澄、张仕杰、杨德勇为成员的13人形成的恶势力犯罪集团,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催收高利贷本息、插手民间纠纷,从中谋取不法利益,共同故意实施了寻衅滋事、非法拘禁、聚众斗殴、强迫交易等多起犯罪活动。此外,2005年4月,杜少平还伙同他人故意伤害致一人轻伤。
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杜少平伙同被告人罗光忠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组织、领导恶势力犯罪集团实施寻衅滋事、非法拘禁、聚众斗殴、强迫交易等犯罪活动,杜少平的行为已分别构成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被告人罗光忠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12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一年至八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被害人亲属、部分被告人亲属、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以及社会各界群众约280人旁听了庭审。
新晃“操场埋尸案”涉及的相关公职人员涉嫌渎职犯罪等案件正在依法办理,有关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2] 
12月24日至26日,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对杨军等10名涉新晃“操场埋尸案”公职人员渎职犯罪案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指控犯罪的证据,各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充分发表了意见,被告人作了最后陈述。法庭依法充分保障了被告人、辩护人的诉讼权利,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及认罪悔罪表现,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12月30日,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一审对新晃涉“操场埋尸案”相关公职人员渎职犯罪案公开宣判。
对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原政委杨军、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均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对怀化市公安局原侦查员、法医邓水生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对新晃公安局原副局长刘洪波、新晃公安局刑事警察大队原副大队长陈守钿、原大队长曹日铨、原侦查员陈领、新晃一中原办公室主任杨荣安以徇私枉法罪分别判处十三年至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对怀化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杨学文、新晃公安局原局长蒋爱国以玩忽职守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七年。
法院审理查明,2003年1月22日,杜少平、罗光忠(均另案处理)在新晃一中工程指挥部办公室将邓世平杀害,当晚二人将尸体掩埋于操场一土坑内,次日杜少平安排罗光忠指挥铲车将土坑填平。2003年1月25日、2月11日,邓世平的妻子及弟弟先后向新晃公安局报案。经蒋爱国安排,新晃公安局成立了以曹日铨为组长,陈守钿、陈领为组员的专案组,刘洪波组织、领导、参与案件办理。怀化市公安局邓水生参与案件查证、指导,杨学文对案件的查处予以指导。
为了逃避法律追究,杜少平与其舅舅黄炳松找到杨军,为其包庇罪行,又伙同杨荣安多方请托、拉拢腐蚀相关公职人员,干扰、误导、阻挠案件调查。杨军、黄炳松明知杜少平是杀害邓世平的凶手,相互勾结,共同故意包庇;邓水生、刘洪波、曹日铨、陈守钿、陈领等人明知杜少平有杀害邓世平的重大犯罪嫌疑,在办案过程中故意包庇,故意延迟对现场提取血迹的送检,未按上级要求对疑似埋尸的两个土坑深挖清查,对相关证据不及时勘验、送检、查证,向上级汇报时隐瞒重要证据和线索,将案件定性为失踪案,不予立案;杨学文、蒋爱国在办案过程中接受黄炳松及他人安排的请吃后,玩忽职守,不认真落实上级要求,轻信邓水生、刘洪波等人的汇报,同意将邓世平被害案以失踪案处理,导致该案长期未被刑事立案侦查,杀害邓世平的凶手杜少平、罗光忠长达十六年未受追诉,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被告人家属、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群众旁听了案件公开审理和宣判。 [3] 

新晃操场埋尸案征集线索

编辑
2019年7月2日,新晃警务再次发布通告,向社会各界征集杜少平犯罪团伙违法犯罪线索。 [21] 
通告指出,怀化市新晃县两级公安机关在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经过缜密侦查,成功打掉一个长期盘踞在新晃县境内的涉恶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杜少平(绰号“少爷”)、姚才林(绰号“草上飞”)、宋峙霖(绰号“毛猪”)等人。为依法打击犯罪,彻底查清杜少平犯罪团伙的全部违法犯罪事实,现公安机关面向社会各界征集该团伙违法犯罪线索。 [21] 
希望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提供线索,特别是受到该犯罪团伙不法侵害的受害人、知情人积极向公安机关检举揭发,公安机关将严格保密,依法保障举报人、受害人、知情人、证人的各项合法权利。 [21] 
凡提供线索查证属实,或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涉案犯罪嫌疑人的,依据《湖南省举报黑恶势力犯罪线索奖励实施办法》等相关规定予以奖励。 [21] 
凡是包庇、窝藏犯罪嫌疑人,为犯罪嫌疑人通风报信、毁灭伪造犯罪证据的,公安机关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对检举揭发人员恐吓、威胁的,将依法从严、从重追究其法律责任。 [21] 
同时,公安机关敦促涉案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对于投案自首和检举立功的犯罪嫌疑人,公安机关将提请检察、审判机关依法从轻、减轻或免于处罚。 [21] 

新晃操场埋尸案案件人物

编辑

新晃操场埋尸案案件主要相关人物

姓名人物简介照片
邓世平(被害人)2003年1月22日失踪前系新晃一中教职工,中共党员,1950年出生,在校主要负责基建工程质量监督管理工作。 [6] 
邓世平 邓世平
杜少平(嫌疑人)黄炳松外甥,1962年4月7日出生,户籍地为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晃州镇太阳坪路35号。2003年1月,杜少平将邓世平杀害,埋尸于新晃某中学操场内。 [22-23]  於2020年1月20日被执行死刑。 [20] 
杜少平 杜少平
黄炳松新晃一中原校长 [7]  ,在得知杜少平杀害邓世平并埋尸于操场后,伙同杨军等人帮助杜少平逃避法律追究,涉嫌徇私枉法罪(共犯)。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退休待遇,对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4] 
黄炳松 黄炳松

新晃操场埋尸案失职渎职公职人员

湖南省、怀化市、新晃县纪检监察机关会同检察机关、公安机关,深挖彻查新晃“操场埋尸案”背后的“保护伞”、“关系网”,对19名失职渎职公职人员作出严肃处理。
黄炳松,时任新晃一中党总支书记、校长(已退休),在得知杜少平杀害邓世平并埋尸于操场后,伙同杨军等人帮助杜少平逃避法律追究,涉嫌徇私枉法罪(共犯)。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退休待遇,对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杨军,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在得知杜少平杀害邓世平后,接受杜少平和黄炳松的钱物和请托,利用职务之便,干扰、误导、阻挠案件调查,帮助杜少平逃避法律追究,涉嫌徇私枉法罪。给予其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杨荣安,时任新晃一中办公室主任,在邓世平被杀案发生后,出于个人私利,按照黄炳松的指使,帮助杜少平逃避法律追究,涉嫌徇乓私枉法罪(共犯)。给予其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正科级侦查员、副主任法医邓水生(已退休),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刘洪波,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曹日铨,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陈守钿,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陈领,在参与办理邓世平被杀案过程中,接受黄炳松的请吃或钱物,不依法履行职责,涉嫌渎职犯罪。给予5人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取消其退休待遇等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蒋爱国,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杨学文(已退休),在办理邓世平被杀案过程中,不依法履行职责,涉嫌渎职犯罪。给予2人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取消其退休待遇等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办案指导大队大队长徐勇,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黄均平,时任新晃县副县长龙胜兰,时任新晃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清林,时任新晃县委副书记张家茂,时任新晃县委书记王行水,时任怀化市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伍绍昆,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汪华,时任湖南省民委党组成员、副主任田代武(曾任新晃县委书记)等9人,在办理邓世平被杀案中存在失职渎职或其他违纪违法问题,分别受到开除党籍、党内严重警告、党内警告、政务撤职等党纪政务处分。另,杨清林还涉嫌其他违法犯罪问题,已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17] 

新晃操场埋尸案各方观点

编辑

新晃操场埋尸案家属观点

2019年6月23日晚,在遗骸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周兆成说家属在得知结果后情绪非常崩溃,“家属就是希望早日查明案件真相,将杀人凶手以及背后的黑恶势力绳之以法。让被害人沉冤昭雪,还被害人一个公道。”
24日,周兆成律师在接受邓世平之子邓蓝冰的委托成为代理律师后,一直在和家属进行沟通,律师方面主要提供的是法律咨询和帮助。 [25] 

新晃操场埋尸案网友观点

网友纷纷表示:全国人民都在等真相!该案提级侦办,必须严肃彻查,期待办成铁案! [26] 

新晃操场埋尸案媒体评价

“凡黑必有伞,打黑必打伞”,这起案件很明显地再次为这种判断提供了注脚。从媒体、邓世平家人披露的信息来看,这个案子一直不破,背后很可能就有“保护伞”。接下来,有关部门应该顺藤摸瓜,彻查真相,逐一挖出背后的“保护伞”,让作恶的人、保护作恶者的人、不作为的人,都依法受到严厉制裁。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随着湖南当地纪委、公安的积极调查,在全国公众的高度关注之下,相信“操场埋尸”案的所有疑点都会水落石出,涉案“保护伞”也难逃法网。这起案件也证明,扫黑除恶动真格,“扫黑必打伞”也要动真格。每打掉一个黑恶势力、清除一个害群之马,人民的安全感就增一分,正义就彰显一分。
不过,维护公平正义,让黑恶势力无法作恶,让正义不再“迟到”,最终要靠真正落实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把权力关进笼子。一个地方,只有政治生态清明,才有社会清明,才有人民群众的平安幸福。新华网 [27] 
“操场埋尸案”,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新晃县公安局破获的一个涉黑涉恶团伙“案中案”。如果不是涉黑团伙成员杜少平交代,这起骇人听闻的恶性案件,恐怕还会一直沉埋地下。长达16年的疑案一直未能突破,其实外界质疑始终不断。邓世平家人怀疑,杜少平和黄炳松社会关系复杂,且有多名亲属和朋友在当地多个党政部门任职,可能存在“关系网”甚至“保护伞”。结合云南孙小果案,各地查处的大大小小的黑恶势力,之所以能长期盘踞一方、霸占资源、独享行业,往往都离不开保护伞的撑腰。邓世平“失踪”后,家人曾到公安局报案,为何最终“不了了之”,是不是“保护伞”从中作梗,必须给邓世平家人和公众一个交代。北京晚报评) [28]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中要求,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把打击“保护伞”与侦办涉黑涉恶案件结合起来,对每起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案件及时深挖其背后的腐败问题,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发现的“保护伞”问题线索优先处置。“校园埋尸案”表明,打黑除恶可以挖开诸多“尘封”的罪恶。(北京晚报评) [28] 
保护伞不只是某些滥用权力的人,还有可能是一种为官不为的作风。“操场埋尸案”嫌疑犯杜少平如此胆大妄为,敢对其说不的人痛下杀手,可以说明16年前涉黑团伙已经极为嚣张。16年来,当地老百姓怨声载道,举报信不知写了多少封,当地的官员并非不知情,何以无动于衷?学校操场上埋着死人传闻多年,挖掘机一天就找到了埋尸地点,何以“多次现场勘查、走访调查,并组织了现场模拟实验,却未能获取有价值线索”?16年疑案未破,是破不了,还是不想破、不敢破?(北京晚报评) [28] 
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开展以来,一大批黑恶势力在短时间内就被连根拔起,为当地决心和效率点赞的同时,也必须承认此前长期存在的不作为。只要作为,一两个保护伞怎么可能为黑恶势力撑起天,又怎么可能在眼皮底下当内鬼那么多年?
怀化市、新晃县纪检监察机关业已介入杜少平案,正对背后的“关系网”和“保护伞”进行深挖。相信随着调查的深入,会有令人满意的答案。(北京晚报评) [28] 
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赛程过半”成绩斐然,这起案件告诉所有人,接下来任务仍然艰巨,容不得丝毫懈怠。 光天化日杀人灭口埋尸操场,手段之残忍、用心之歹毒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推进,人民群众身边“看得见”的黑恶终将扫尽,而一些曾经“看不见”的黑恶将一件件被掀开。 这是情理之中,更是专项斗争发展的必然。长安剑评) [29] 
2019年6月28日,《人民日报》刊登了题为《“操场埋尸案”:正义不会止步于沉冤昭雪》的文章,文中指出:“操场埋尸”,骇人听闻,令人发指。“光天化日杀人灭口埋尸操场,手段之残忍、用心之歹毒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些暗疮暴露在阳光下必然会让人触目惊心咬牙切齿,也更加彰显扫黑除恶猛药去疴、刮骨疗毒的坚定决心。”(人民日报评) [30] 
2019年7月4日,《民主与法制》网站刊文指出:邓世平案即将冤情大白。算起来,邓世平失踪已达16年之久,16年来,为了寻找失踪的亲人,邓世平的家人四处奔走,可为何历经千辛万苦。需要通过个案分析,排查制度的漏洞。比如,如何切实保护举报人的权利,如何堵塞司法干预的黑洞,如何畅通民众的救济渠道,等等。只有完善相关的制度建设,才能给民众以确定性和司法公正的信心。(《民主与法制》网站评) [31] 
长达16年的疑案为何一直未能突破,引发外界质疑。邓世平家人怀疑,杜少平和黄炳松社会关系复杂,且有多名亲属和朋友在当地多个党政部门任职,可能存在的“关系网”甚至“保护伞”。凤凰网评) [7] 

新晃操场埋尸案执行死刑

编辑
杜少平2020年1月20日被执行死刑 [32]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